鸽子蛋

【守望先锋/源藏】日落歌01

旅鹿:

原作:守望先锋/Overwatch


CP:岛田源氏(游牧民)/岛田半藏


分级:NC-17


警告:游牧民AU/OOC/黄暴脏/强暴情节/一点也不甜/剧情飞车










01




“那是谁?”在清点账目的间隙,源氏突兀地开口。




商队的首领一怔,随即顺着他手指的方向拉开视线。地面上胡乱堆着些正待装拣的货物,一个男人蜷缩在成堆的香料和丝绸间,周身赤裸,漆黑的长发披背,有如水洗,繁层虬杂的图腾盘踞在舒展削瘦的脊背之上。




“一个弓箭手,闯进了我们的营地,射伤了几个人之后还妄图逃走。”女人流转的眼波停留了一秒,然后轻巧地走过去,蹲下身,撩开男人垂在脸边的发丝,“抓住他费了我们好大的工夫,好在他有一张好脸,可以在市场上换个好价钱。”




那是个年轻的男人,双眼紧闭,眉头蹙起,细密的睫毛在鼻梁间投下破碎的阴影,干净漂亮的线条像是初雪过后的山峦。他并不瘦弱,结实流畅的肌肉裹住匀称的骨架,身上的图腾勾画的是一种他们从未见过的生物,自肩头到指尖,呼吸起伏间,流动出一种难以言喻的、充满力量的美感。




源氏的手指擦过他的鼻端,男人微弱又温热的呼吸打在指尖的皮肤上。他收回手,朝女人歪了歪头:“开个价吧。”




商队的首领拒绝了这个提议。女人鲜红锐利的指甲抚上青年年轻俊美的侧脸,又收手而下,敲了敲他的胸膛:“不是什么贵重的东西,你想要,送给你就是了。”






半藏醒来时头疼欲裂。




他做了一个漫长到不真实的梦:在旅途的尽头,他找到了自己的弟弟。彼时,他已不再年轻,皱纹早早爬上眼角,鬓边的白发堆积成岁月的风霜。他的弟弟在梦中有千百张面孔,却只有一双眼睛。他们拥抱彼此,但在接触的瞬间,只有无数的飞鸟尖叫嘶鸣,逃离他的手臂。




男人困倦地睁开双眼,随即为眼前的景象所震惊:同荒芜的大漠相比,这里显得太过精美华丽。四处都铺满了温暖柔软的毛皮,像是出自某种大型的野生动物;大片大片带着金粉的花纹从墙角一路画至蓬顶;新鲜的水果堆放在长几上,盛酒的容器上刻着令人眼花缭乱的夸张花纹,篝火烧得噼啪作响,香料的气味随着热意扩散,到处都是鲜艳的大面积色块,黄金和落日。




而面对着他的一把长椅上,坐着一个人。




那个人的打扮同之前那支商队类似,却更加华贵明丽。亮蓝和乳白的丝绸上绣满了灿金的花纹,随意地披挂在肩下,露出一片蜂蜜色的健壮胸膛,复杂精巧的金链和挂饰搭在手臂和腰侧,在火光的映衬下,英俊的眉目染上了一层温暖艳丽的金色。“醒了?”注意到他的视线,对方转过头来。他用的英语,虽然口音有些怪异,但能够听懂。




半藏面无表情地看着他。他依旧不着寸缕,浑身赤裸,唯独颈上多了一套沉重的黄金锁链。他有一双漂亮的眼睛。源氏想。把天上的星星都砸碎,再掺进最上等的玛瑙和宝石,也比不得半分。那些在眼底燃烧着的怒火和高傲,令他想起部落里前些年曾经布下过的一个陷阱,那里头曾经落入过一头狼王。




“我是源氏,你叫什么名字?”他愉快地发问,尽管那个商人已经告知了她在男人的衣服里得知了他的名字叫做半藏,但源氏始终认为亲耳听见才算享受。




意料之中,半藏没有开口,他只是安静地站在厚重的地毯上,沉默地投来视线。于是源氏只好叹了一口气,重新倒了一杯酒,向他遥遥地举了起来:“喝了它,不然你会疼。”




半藏动了动。但下一秒,源氏手中的杯子就飞了出去,撞碎在某条不知是装饰还是支撑的廊柱上,猩红的酒液尽数洒在柔软的地面,染出一片潮湿的水色。半藏弓着背,手臂上的肌肉高高隆起,盘踞在其上的那条生物鲜活起来,对他怒目而视。由于颈上的桎梏,他没能直接攻击到源氏,指尖挥出的风刃堪堪划断了几截发丝。




他的长发垂在颊边与肩侧,呼吸因为短暂的窒息而急促,但双眼却更加明亮。




高傲、冷漠,又无比鲜明灼人的愤怒。




如何对付一头不屈的狼王?折碎他的骨架,斩断他的利爪,压垮它仅剩的顽固意志。以暴力、以残忍、以血淋淋的占有欲。




然后估计得走链接

评论

热度(160)